最新新闻:
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

科学知识分子的使命与担当

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4日 14:39:21 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  开栏的话 《知识分子》今天在《科技日报》“落地”了。饶毅、鲁白、谢宇创办的这个微信公众号与本报合办专栏,畅谈科学精神、领略科学前沿、欣赏科学文化、促进科学发展。咱们相约每周一!

  科学家在中文中是崇高的词汇,而在英文中是一般词汇;知识分子在中文中是一般词汇,在英文中则是崇高词汇。对于什么是科学知识分子,以及如何做科学知识分子,也有不同看法和做法。

  科学知识分子在英文中有两种表达:Intellectuals in Science或Scientific Intellectuals,分别侧重于在科学研究中以智力为重和在社会中承担科学家的责任。

  解析科学知识分子可从三方面入手:科学研究、科学知识、科学责任,分别对应专研、思考、担当三种特质。

  本文并不认为科学知识分子高于科学家或知识分子,而是探讨科学知识分子的使命与担当。

  目前在国内,相对于以科学谋生和以科学为竞技场所的科学工作者而言,科学知识分子较为缺乏。在国外,华人学术界也有类似问题,而国际科学界也有多种因素使科学知识分子比率减少。

  适量的科学知识分子,既是科学智力支柱的核心成分,也是人类社会中流砥柱的组成部分。

  科学研究应有一定高度

  科学研究是科学知识分子与其他知识分子的区别,研究达到一定的深度或高度,才能超出一般职业要求成为智力兴趣。

  早期涉及科学的伟人,并非为了谋生而从事科学。那时,科学是智力追求的一部分,他们常常自然被认为属于现代定义范畴的科学知识分子。

  近百年来,科学逐渐成为世界上的常规职业,从事科学研究本身不仅不自动代表科学家的高度,也不自动成为知识分子。

  如果研究仅限于产生结果、提供资料,而在思路上不影响自己的研究领域,更无思想性的成就,那么可以是优秀科学家、杰出科学家,而不一定是科学知识分子。实际上,有一些诺贝尔奖得主,特别是实验科学方面的,就不是科学知识分子。如发明人工体外受精的诺奖得主,其得奖的原因是因为对社会的重要性。但从研究的性质来说,既不是科学、也不是技术,而是工艺改造。经过多次试错后才成功,但并不能就如何进行其它动物的体外受精方法提出指导,这类工作不能使研究者被称为科学知识分子,而是科学工匠——当然工匠对社会非常重要,值得人们尊重。

  而1854年至1866年,孟德尔单独一人通过选择问题、设计实验、分析结果、深刻思考,提出前人完全没有想到的规律,从而创立遗传学,根本性地改变了人们对遗传的理解。他的思想型研究,虽然仅仅一项,却为其确立了科学知识分子的属性。

  1953年,美国遗传学家沃森和英国物理学家克里克提出DNA双螺旋模型,他们自己没有做实验,依据富兰克林和威尔金斯的实验数据,加上自己的想象力,提出了富兰克林和威尔金斯完全没想到的碱基配对概念,带来思想性的变化,改观了现代生物学。

  就其研究的高度和性质来说,都属科学的智力贡献,将沃森和克里克归为科学知识分子当然无可争议。

  华人科学家中,杨振宁、李政道先生的研究足以奠定其科学知识分子的基础,而其他可能不多。从实验物理、化学到生命科学等实验科学,仅以研究可以称为科学知识分子者,需要很仔细的分辨。

  当然,在研究过程中需要智力选择问题、思考课题、设计研究方案、理解结果、提取精华,而不是直截了当依赖苦力的研究,是广义的科学知识分子之范畴。

  科学知识应有一定广度

  做好科学研究,必须专和深,而不一定需要广。科学知识分子可能比科学工作者和科学家要多一些要求:需要一定的广度。当然广度很难定义,但至少要超出自己日常研究的范围。

  有些科学家,研究非常深入,但一生只对一个领域,甚至一个问题感兴趣,不感兴趣本专业甚至本领域的其他问题,可以获得非常突出的成就,但不一定就是科学知识分子。例如,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下村修,是当年化学奖具体工作最具原创性的科学家,他从1960至1970年的工作发现了绿色荧光蛋白,其研究优于人工体外授精,他为生物学研究提供了很重要的研究工具,推动了生物学研究的技术进步,但下村修并不知道自己工作的重要性所在,思想性也比较缺乏,不能算Intellectual类型的贡献。

  犹太裔美国物理学家盖莫夫除了在物理学有杰出贡献,如提出宇宙大爆炸理论,也曾于1954年提出遗传密码的概念,虽然他的具体细节有问题,但其核心思想不仅创造性高而且是正确的。他指出:所谓遗传编码就是DNA中碱基排序与蛋白质中氨基酸排序的关系。这一思想直接奠定了生物学家和化学家对遗传密码的研究路径。盖莫夫跨行研究很有洞察力,无疑是高水平的科学知识分子。

最新资讯